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异常指令 > 第四章:回忆世界

第四章:回忆世界


白道安的短期记忆逐渐如退潮般散去,只留下一片记忆的孤岛,以及莫名的被剥夺感。

他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出神,有些不知所措。但现在,在他的记忆里,白道安,25岁,是一位刚毕业的研究生,目前正在“创世引擎”公司工作。

“那边的新人,愣着干嘛?组长安排了3号模块的AI训练,快把参数拟订好发过来。”说此话的是公司里的一位资历并不算老的前辈。白道安如梦初醒,连声称是,接着投入无趣的试错和调试中。

窗外的蝉鸣此起彼伏,带来一种奇异的迷茫感。但没有人在意,因为眼前的工作已经多到足以埋葬一个人的任何的好奇。

很快,时间到了饭点。白道安起身离开工位,前往员工食堂。

电梯门缓缓向两侧打开,白道安用余光瞟了一眼厢内站在角落里的一个人。那个人的姿势有些奇怪,似乎是在等待着其他人进入这个电梯。

电梯门缓缓合拢,只剩两人在电梯内无言地站着。

“你好,我是AI训练设计组的技术员。”令白道安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率先开口。白道安暗自羡慕:社交能力恐怖如斯。如果我也有如此能力,也不至于大学的时候混成那样了。

“额,身体不舒服吗?”对方关心起来。

白道安摇头,做出一个略显夸张的手势:“谢谢关心。”他克服恐惧,伸出右手,“白道安。今后多多照应。”

对方居然丝毫没有觉得尴尬,握住白道安的手:“马兴文。今后多多照应。”

一股不知源于何处的悲恸之念忽然从白道安心底升起,但如同阳光下的气泡转瞬即逝。

电梯门缓缓开启,那位自称马兴文的人走出。电梯门再次关闭,但白道安突然产生了些疑惑:刚才是5楼……那不是机房所在楼层吗?他对那人有几分浅浅的印象,似乎也是新人,应该是初级技术员。但是按照规定,只有高级技术员和高管可以进入那里。

真奇怪!

但白道安显然不太想去深究,在这座庞大的公司里,深究任何事都很危险,还是明哲保身为好。

午饭过后,天气依旧炎热。

白道安乘坐电梯前往一楼,准备在自动售货机那里购买一瓶冷饮。

售货机旁,马兴文再次出现。但这一次,他的神情很不自然,如同在躲着什么。

“嗯?你在这里干什么?”马兴文看见他如同见了鬼。

白道安有些哭笑不得:“公司还有这种规定吗?”

马兴文看上去没有听懂他的冷笑话,惊恐的目光对上白道安:“你不该在这里。这不应该。”

白道安更加一头雾水:“额,身体不舒服吗?”白道安说完才发觉自己的吐槽天赋竟如此之高,简直活学活用了。

马兴文更加震惊:“你……”他忽然自顾自地说着一些白道安听不懂的话,“出异常了?台词对不上啊……”

啊?这是啥?搞AI训练搞疯了?白道安感觉有些魔幻现实,赶紧放弃购买冷饮,小跑离开。

马兴文一把拉住他:“先别走。”

正当白道安疑惑之时,他的余光忽然扫到马兴文身后的一些异样。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白道安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一个散发着红光的黑影。但这种诡异的感觉只持续了一瞬间。

马兴文松了一口气,露出为难的表情,犹豫了几秒后开口:“白道安,你还记得什么吗?”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白道安如坠冰窟。脑中短期记忆区中的残渣般的记忆此刻试图重组成完整的记忆,但这始终是徒劳。

“你看过《黑客帝国》吗?”对方问道。

白道安点头:“如此经典的老电影,怎么可能没看过?”

马兴文稍加思索后说:“太好了,难得遇到喜欢老科幻电影的同好,这周末——就明天,要不来参加一个科幻爱好者聚会?”

白道安如发现新大陆般,两眼放光:“可以啊,哪里?”

“亚当街桥。”

“这是哪里?”

“哦,开个玩笑。中心体育馆旁边的菲克咖啡馆。明天下午2点钟。”

白道安没有过多犹疑,一口答应:“好的,明天一定准时到达。”马兴文随即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离开的脚步显得十分匆忙。白道安看着他站在公司门口向两边张望,黑色的风衣被街上带着热浪的一阵风吹动,白色的衬衫在强烈的阳光下亮得让人无法直视。

白道安没有去纠结马兴文在这如此闷热的夏天的奇怪穿衣搭配,反而想起一件事:还没下班,他怎么走了?

点开付款界面,手机举起靠近,电子钱包付款,提示付款成功的提示声响起,一瓶冰镇可乐出现在取物口。白道安拿走可乐,站到电梯前等待。等待的过程中他忽然回想起那句话:

“亚当街桥。”

这是黑客帝国里主角第一次决定打破自己以往的生活轨迹,决定看看所谓“真相”会面的地方。这是爱好者之间的暗号吗?还是有其他含义?

他开始幻想自己其实生活在一个虚拟世界中二十五年,其实外界已经是千年之后的社会。然后自己为了追求刺激,游玩了一款沉浸式体验游戏——就像公司里那个令人嗤之以鼻的异想天开项目提案。

“这种技术哪有这么容易实现,那些疯子不知道哪来的自信。取名还挺符合他们的风格的:‘理想国’。实现这个‘理想国’比实现真的理想国还困难罢。”

一天时间对于白道安自然是飞快的。周六下午,他准时到达中心体育馆下方的菲克咖啡馆。咖啡馆笼罩在遮天蔽日的空中体育馆之下,没有受到阳光直射,为了建设这个商业区,中心城政府专门拨款建设了露天空调,在下沉式商业区的顶棚安装了十几台大型中央空调,让这里成为赤道上最凉快的地方。

通过安检大门后,白道安顺着阶梯往下,顺便无视了阶梯上的动态触发广告。这个阶梯有反登山梯之称,因为顺着往下走,气温会越来越低,与登山时的气温变化正好相反。

菲克咖啡馆就在下方街道右侧第一间。这是中心城最享誉盛名的咖啡馆,不仅因为其地理环境,更因为其舒适且安静的隔间氛围,很适合商业会谈或者合同磋商。

马兴文此时就站在门口,等待着他的到来。这一瞬间,白道安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觉,就好像这次聚会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一样。

“欢迎到来,聚会里其他人都很想认识你。”马兴文微笑,“不用拘束,这里没几个人。”

白道安耸肩:“科幻现在这么小众了吗?”

马兴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思考了几秒后开口:“在这里是挺小众的。”

无话一阵。马兴文没有再多话,做出了请的手势。

进入咖啡馆,白道安才发现这里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按照对咖啡馆的想象,这里应该是很多桌子,稀稀疏疏坐了一些食客,老板就站在前台准备询问来一杯什么咖啡。现实是,这里更有些像——只有一层的酒店。前台是自助的,点咖啡只需要手机付款,后台就会把制作好的咖啡送去包间。

跟着马兴文在迷宫一般的走廊中穿行,他终于来到了聚会所在房间。

推门进入,里面已经坐着三位都戴着眼镜的的年轻人。这让白道安很是惊喜,毕竟他本以为即将见到的全是中年大叔呢。

“你们好。”白道安在扫视周围环境以及在场的每一个人,以确保自己不会陷入骗局无法全身而退。

“白兄!很高兴认识你。我是付明羽。”其中一个人迫不及待地迎上来。剩余的人也分别前来握手:

“我是邰子轩。”

“我是何光佑。”

白道安一一握手后,在最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下,好奇地等待着聚会的安排。

马兴文站在房间的遮光窗帘之前,郑重地说:“各位朋友,欢迎来到此次聚会。”

令白道安没有想到的是下一句话:

“今天的聚会,是专门为这位朋友举办的。”马兴文的目光投向房间的另一头,与白道安惊愕的目光相接。

——2066年6月21日

——新国际中心城中心大学

白道安拖着行李箱走在楼道中,空荡的楼道回响着单调的轮毂摩擦地面的声音。

“老白现在走?”身后一个人问。

“你还留?这么勤奋?”白道安没有回头。

对方没好气地回应:“你马哥的项目还没整完,怎么可能就溜了。”

“‘苏格拉底’的那个模拟框架?”白道安突然想起,似乎对方也是下一年毕业,所以也在忙论文的事。

“我给你说,那个框架太诡异了,就放出来的开源代码看,简直不像人写的。我仔细看的时候,越看越觉得离谱。我觉得有研究价值,不如你也来?”

白道安打个响指:“我已经在研究了。”

“所以有什么成果吗?”马兴文兴奋地冲到白道安面前,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兴趣。

“嗯,我和实验室的那些老头讨论过了,这训练模型的底子可以看出是基于pytorch的神经网络模型的类似逻辑复刻,但是它有许多超越常人逻辑的训练方法和决策方法,以至于国际上还没有多少人完全理解这个框架,大多AI研究者实际都只是使用它来训练,很少有真正去研究它的。”白道安无奈地笑笑,“咱这些就是搞点浅层次的研究就交差了,这三年是研究不懂的。”

“你说咋就这么怪呢,写这个框架的究竟是何方神圣?全世界都在解读它,这几乎快改写AI的历史了。”

白道安从楼道的小窗望向天空,此时正值夏日,本应晴空万里,但现在被乌云遮蔽了阳光。他沉默良久后说:“或许已经改变了。或许,以后还有更大的改变。”

“哦,这让我突然想起之前看的一本小说,叫《潜意识》。”马兴文从背包里翻出一本封面极为朴素的小说,“你看过吗?”

“那本大火的科幻小说?我看过。意识上传的老套路,但是融合了侦探小说手法,结合人工智能叛变的设定,围绕篡改记忆夺舍躯体写,挺有意思的。缺点是中间的情节很累赘,但是结局另我印象深刻。”白道安接过这本比砖头还厚的小说,“你居然还随身带着这种板砖式书籍?”

“你还记得结局吗?”马兴文突然有些故作神秘。

“记得。主角的记忆被删除了,但是潜意识没有。所以借助潜意识,在众人努力下,他恢复了正常,逃离了虚拟世界。”

——现在

看着站在遮光窗帘之前的马兴文,白道安感到疑惑:“那你说这次聚会是为我准备的,是什么意思?”

“刚才的对话,你觉得熟悉吗?”马兴文挪动脚步,逐渐靠近坐在门口的白道安。

白道安顿时发觉自己好像对眼前的人有几分印象,似乎以前见过——甚至见过很多次。但是他记不起来了,脑中的回忆如同浆糊,将过去二十五年的人生搅成一团。

他突然又有一种错觉,似乎眼前的四人他都见过,而且似乎建立起过友谊。但他记不清。

潜意识里,一切都糊在一起,让人无法缕清这其中的真相与虚假。

“你记得主角的挚友唤醒他的时候说的什么话吗?”

白道安眼神游离地回答:“记……不起了。”

马兴文站在白道安面前,一字一顿地说:

“忘记就等于背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