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鏃犻敊灏忚缃 涔愭枃灏忚缃 浜屼節涔﹀眿 妯辫姳鍔ㄦ极 瑗跨摐褰遍櫌 閰峰褰辫 4480yy绉佷汉褰遍櫌 鏄熻景褰遍櫌 80s鐢靛奖缃 鐢靛奖澶у叏 绁為┈褰遍櫌 妯辫姳鍔ㄦ极 涔濅節鐢靛奖缃 绁為┈褰遍櫌鎴戜笉鍗 缇庡墽澶╁爞 缇庡墽澶╁爞 闊╁墽tv 瑗跨摐褰辫 鍏ㄨ兘褰辫 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鑽夋皯鐢靛奖缃 琚獫鐢靛奖 娴锋涔﹀眿 濂囦功缃 闊╁墽鐢靛奖缃 闊╁墽TV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大明:我成了道士皇帝 > 第一百八十八章贱骨头要打才行

第一百八十八章贱骨头要打才行


朱厚熜的话让张太后陷入深思,如果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的话,那么确实有很多人的参与,但是她一个女流之辈而且还久居深宫,她又能做什么呢?“太后也不要伤心,皇兄要做的事情朕也在做,马上就要做到这一步,这些人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皇兄是不会白死的,太后安心便是。”朱厚熜也不是故意挑起人家的伤心事的,毕竟这东西还不如认为是意外呢,一了百了,但朱厚熜这不是为了显示自己是和她站在一头的嘛,别看这个太后没啥权利,真要搞幺蛾子也能搞出来一套一套的,虽然无关痛痒,但是何必呢。张太后眼前一亮,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啊。“大明病了,皇兄想给它治病,他的心是好的,可惜他失败了,朕从他的手中接过这根接力棒继续走下去,我们都有着同样的目的,只是方法不同而已,其实太后这次过来的目的朕大致也知道,太后若是张口,朕确实不好拒绝,毕竟太后确实是帮了朕很多。”“最近抓了很多人,这些都是大明的不稳定因素,如果不清除,大明的病永远也不会好,皇兄的在天之灵也永远得不到安息,朕只抓该抓之人,若是抓到了太后的什么亲属,朕给太后一个面子,这次也就放了,但是绝对不能有下次,下次谁的情朕也不认,否则朕有何面目去见皇兄?”朱厚熜说的那叫一个康慨激昂啊,当然了,这个事情也确实是这么个事情,还顺便美化了一下朱厚照,毕竟谁知道那家伙是怎么想的,可能下江南就是一时兴起想玩呢。朱厚熜也就是换了个方式陈述,大体的内容是不变的,毕竟女人嘛,朱厚熜都怕自己讲的不够清楚明白,搞不好那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现在这么一说,也是在表明自己的立场,我可是在完成你儿子的遗愿啊,咱俩可是一头的,可别认错了哈,有啥火可别往我这里撒哈。而且朱厚熜也说的很明白了,你要是真想给谁说好话呢,看在你的面子上,这次也就算了,算是给足了这位张太后的面子,放几个人而已,无关痛痒,朱厚熜也不在乎,只要大体上不出什么差错也就算了,不影响大局就没关系。“不必了,皇帝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顾虑哀家的面子,哀家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皇帝能够为我那孩儿,为你的皇兄报仇。”张太后银牙紧咬,大是大非她还是分得清的,因为她的面子,皇帝开了这个口子,要是影响了大局,那还如何为自己的孩儿报仇?娘家再亲那也只是娘家而已,为了皇帝的大业,也为了自己的孩子,这点他还是拎得清的,而且他相信皇帝肯定不会乱抓人的,那些人既然被抓,那就肯定有问题的,该抓的抓该杀的杀,谁知道这些人和她孩子的死有没有关系呢。“报仇肯定是会报仇的,这也是朕的想法,而且吧,其实放几个也没什么问题,不影响大局的。”朱厚熜打着哈哈,只要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人,都放了也无所谓,毕竟那些官员他这次都不打算深究了,多几个不多,少几个不少的。“皇帝,算哀家求你了,你能体会一个母亲失去孩子的痛苦么?”张太后扑通一声就给朱厚熜贵了下来。对于一个母亲来说一切都是不重要的了,孩子也走了,其实他也没什么可念想的,现在最大的念想就是为儿子报仇,其他的都没什么可说的。“太后这是做什么,这可是要折煞朕了。”朱厚熜连忙上前扶起张太后,这可不是乱搞的,要是被人看到了还以为他欺负孤儿寡母呢,到时候就算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皇帝若是不答应,哀家就不起来。”张太后一副长跪不起的模样,她知道凭借她这无权无势的后宫之人永远也没有办法替儿子报仇,这种事还是得依靠皇帝。“太后起来便是,他们亦是朕的敌人,朕又怎么会放过他们呢,您就放心便是,这后宫如今确实冷清,等过短时间朕讲母亲接来陪太后便是,但母亲愿不愿意留下来就看太厚了,你们自己相处一段时间。”张太后一个人也挺可怜的,至于朱厚照的那些嫔妃,朱厚熜早就该放的放了,该殉葬的殉葬了,算是给朱厚照留下最后一点体面吧。“哀家替我那孩儿多谢皇帝陛下,至于哀家的面子,陛下不用顾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就是了,这些事情哀家还是拎得清的。”张太后生怕朱厚熜因为她坏事。“无碍无碍,太后如此深明大义,那朕便放心了。”没人捣乱自然是好的,两人寒暄两句张太后也便离开了,只是状态明显不怎么好就是了。朱厚熜望着张太后远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就是一个母亲啊,要知道那一跪可就相当于她自认比朱厚熜矮上一头,就是让朱厚熜以后可以无所顾忌,她能做的不多,相当于用自己的行为方式来全力惩戒杀害她孩子的凶手。不过没有人捣乱也挺好的,朱厚熜说这些也就是想让张太后可以有共情,有些人是不值得同情的,而且女人啊,你要是不用情感来束缚她,保不齐就要给你闹出点幺蛾子,还不如早点下手。当然了,朱厚熜也没有说错,这很明显的东西,就是不知道张太后回去能不能想到杨廷和,要知道,杨廷和作为首辅,必然是知道什么的,她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就是不知道回去怎么样。感觉杨廷和的老年生活不会平静了呀,张太后找他,他肯定是不会说的,但永远也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现在就看张太后能否想到杨廷和了,应该可以,毕竟傻瓜也坐不上这个位置是吧朱厚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杨廷和的退休生活未免有些太过平静,给他稍微找那么一点事做,一位美艳太后,希望他能挺得过去。这事暂时也就这过去了,剩下的基本上就是朱厚熜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所有的阻碍都将被扫除,温水煮青蛙,只要朱厚熜达成自己的目的,这些家伙苟延残喘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朱厚熜也不是要他们的命,只是把蛀虫的福利待遇给取消了而已。也就是断了他们的后路,让他们无路可退,当然了,若是真的有才华什么的,朱厚熜也收,只要能跟上社会的进步,朱厚熜都用,社会的发展需要人才,国家的治理也需要人才,毕竟朱厚熜不可能一个人来管理这个国家。当然了,人才缺口很大很大,他要一步一步的往基层派遣官员来取代所谓的宗族制度,法才是唯一,族规什么的都是违法的,整个国家只能有一种法律,也只能有一种声音。不过说到这个,朱厚熜又想起来王阳明,这家伙到底去哪了,他那群兵完全可以担当大任,如果他是按照自己的要求培养的话。从上到下再加上从下到上慢慢的渗透,整个国家迟早会按照他的想法前进,而且是见也不会长,不过王阳明确实消失了好久了,也不知道跑到哪去了,话说,不会不在大明境内了吧?朱厚熜忽然想到了这种可能性,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大明朝说大也打,但是说小吧,锦衣卫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毕竟这么大一批人呢。“有意思,这家伙摸到哪里去了,可别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朱厚熜摸了摸下巴,不过他倒不是很担心这家伙,毕竟他还是很认可王阳明的能力的,既然认可那就要相信他,毕竟也是个半步先天的人物,手底下又不是没人,怎么可能出事了一点消息都传不回来。“守仁啊,你可要早点回来啊,别到时候都没有你的位置了。”朱厚熜望着远方,喃喃自语道。“主子,陈洪那边来信了,不过可能稍微存在那么一点问题。”这边刚送走张太后,吕芳就过来了。“怎么说?”一天天的净搞事情,一个二个的就不能消停点么。“本来戚将军那边谈的好好的,只是等到陈洪过去,鞑靼那边突然变卦,说是要让大明朝免费提供给他们粮食,差点就给陈洪他们给扣下来了,现在边境的气氛有些微妙。”吕芳也很难受啊,本来事情都快结束了,他这边都要忙死了,打算等边境战事结束之后能稍微好一点的,现在泡汤了。这要是一打起来,这不又紧张起来了,一大堆事情呢,不过好在军队在往那边聚集,倒是也不用担心调兵遣将的问题了。“陈洪在信里怎么说?”朱厚熜眯着眼,这是,没有被打疼啊,对他们还是太过仁慈了,本来是不想消耗劳动力,都是写青壮劳力,打仗小号了未免有些可惜。只不过这些家伙貌似是讲他的仁慈当作懦弱了呀,白送给你?老子是打赢了,你都敢乱跳了,要是让你赢了还了得?“陈洪在信里说本来是谈的好好的,然后对方可能是收到什么信息或者换了主帅,态度一百八十度大改变,叫嚣着让我们白送粮食,让我们讲俘虏放回去,反正大致是这么个意思,还有一些别的要求,根本没有何谈的态度,然后贸易之城什么的也被否决了,感觉很不正常。”吕芳叹了一口气,作死啊,这些人是真的不怕死,好好的给你说话你不听,而且贸易之城对他们是有好处的,虽然赚点钱,但是他们也能购买到汉地的好东西,价格肯定比商人3运输进去的要便宜得多。最主要的是这次建城是他们这边给的钱,这得多少钱啊,都是前期投入啊,结果好心当成驴肝肺,非要闹出点幺蛾子,要是将陛下给惹急了,谁都别想好过。“戚景通怎么说?”这么大的事,也不能听陈洪的一个人说,万一陈洪这小子乱搞呢,不过应该不至于,看来还是得打一场啊,不给它打痛了不消停。其实打一仗确实是长治久安的好办法,给他打痛了能消停好久,后续不管说什么都比较合适,老子就是要在你老家建城,就是要在你那搞贸易,有意见么,有意见打一架呀。清政府就是在一次次的战争中被驯服的,偶尔还打赢那么一次,还是习惯性的割地赔款,所以战争绝对是训化的最重要手段之一。第一次对方可能不服,那就再打一次,孟获再桀骜不驯,不还是被诸葛亮七擒七纵给驯服了,但是说是这么说,朱厚熜的意思还是以人为本,这都是劳动力啊,损失了可惜了,动了恻隐之心,能不打就不打。但是总有人将他的善良当作软弱,那就打,谁怕谁啊,大军正在集结,二十万大军,直接打到你老家去,朱厚熜也有些生气了,对于脑子不好使的就该打一架再说。“戚将军的信件也差不多这个意思,同时在询问陛下的意思,究竟是打还是不打,亦或者说继续谈?”“谈?谈个屁啊,给朕打,朕二十万大军还能怕他,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是吧,跟戚景通说,让他随便打,就是要给他打服了打痛了。”不听话那就打,既然合作伙伴不愿意当那就当一条狗吧。“诺。”吕芳也知道陛下的性格,这种时候不可能退步的,而且也没必要退步,现在大明兵强马壮的,打一仗就打一仗就是了,又不是打不起。“还有,把那些俘虏全都弄去挖煤去,谈判都崩了,也就没必要还回去了,还有告诉戚景通,如果有可能的情况下,多抓俘虏,这边需要免费的劳动力,当然,这是在保障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想来想去还是舍不得,那就能抓多少就抓多少吧,抓过来的苦力多干活,多好,管吃管住还有工资,古往今来有哪个奴隶有这个待遇,给自己赎身之后想去哪去哪,想留下来继续干还能享受正式员工的待遇,多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婚牢:出轨的妻子 秀才家的俏长女 原来爱你那么疼 萌宠兽夫:穿越兽世追男神! 庶女攻略 重生国民男神:七爷,撩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