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太上仙门 > 八、悟道碑林

八、悟道碑林


陈禅此时面前的悟道碑名为‘沧澜剑经’,乃是三百年前上清派的沧澜剑仙所著,陈禅闭目之后便有一青衫道人投影脑海,道道剑法招式在他手中散出璀璨之芒,剑道经文陈禅脑海中有不少,但这沧澜剑经中却有不少可取之处。

“这已是第三碑,此碑后,陈兄便可以进阶内门。”赵山河说道。

“嗯,他悟性之高,上清历来能与其比肩者,不过数十人,我观其脑后隐有旋涡生成,源源不绝的吞吐元气,想必已经洞开数门,不然绝不会有如此气势。”薛青梧赞同说道。

陈禅在十息内将‘沧澜剑经’悟得后,便转身向碑林中央走去,在碑林中央,有九道青色石碑耸立,陈禅此时走向的便是其中一块。

“碎星指!”

“居然是碎星指,传闻此指乃是由碎星老祖所创,大成可一指碎裂星辰。”赵山河彻底被陈禅的悟性所震惊,他无法想象陈禅的悟性高到何处,因他从入门算起,从未见有人能将九碑传承悟出。

“碎星指虽然无敌,也不过是九碑末尾,再说,本代弟子并非无人悟出此指,据我所知,便有两人,一是天上仙,而是阴阳神,此二人早在十年前便已参透此指,据说已修行到小成地步。”

薛青梧目中虽有波澜,却并无震惊,此时她淡淡的说道。

赵山河的心中顿时骤起风暴,天上仙,阴阳神正是如今真传金榜排名的第一,第二。

陈禅盘膝坐在那第九道石碑前,心中却是哂笑,想当年这碎星老祖被其追杀的宛如丧家之犬,未曾想后来大成,竟还留了一道传承下来,也罢,今日便看看这传承成色。

陈禅闭目之后,脑海顿时投影而出寰宇星空,一根宛如玉柱一般的手指轰然降落,点在陨石之上,那陨石顿时爆开,化作齑粉。

而在陈禅闭目之后,悟道碑前已经有不少弟子醒来,见有人悟道碎星指纷纷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这人是谁,竟然想参悟碎星指。”

“看其衣衫,应该是外门弟子。”

“简直是笑话,一名外门弟子也想参悟碎星指,简直是痴心妄想。”

“嘘,小声些,我醒来较早,我曾看到内门金榜第一薛青梧陪同此人而来。”

“------”

这时候忽然有一名身穿白衣的少年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的正是脸颊肿如猪头的容青青,容青青一眼便看见盘膝于九碑前的陈禅,随后又一脸愤恨的望着薛青梧。

那少年折扇一合,向薛青梧走来,薛青梧面色凝重,他已认出这少年身份,乃是真传!

“薛青梧,你已洞开七门,不日便会晋级真传,我也不欲与你为难,你只需低头认错,再让青姐还你两巴掌,此事便作罢。”少年掂了掂折扇,一脸笑意,但目中却怎么也掩不住那一丝不屑。

“天大笑话,且不说此事缘由,单你杨臣,真传五十席,你不过位列末席,有何资格让我薛青梧低头。”与青狐一战后,薛青梧早已凝聚无畏,何况这杨臣,不过区区五十,位列真传末席。

“这位师兄,薛师姐所言不错,此事确有内情,我------”赵山河欲解释却被杨臣打断。

“你算什么东西,我讲话你也配插言?果真是找死!”杨臣冷道。

赵山河面色涨红,双拳紧握,若我还修山河诀,你杨臣连东西都配不上!

薛青梧面色骤冷,“杨臣,你再在此胡搅蛮缠,休怪我剑下无情!”青寒剑出鞘,寒意迸发,薛青梧修行战意诀,还本来心性,万事由心,一怒之下,七洞彻底在其脑后绽放。

“薛青梧,你果真有胆色,不过洞开七洞,便敢向我亮剑,不过,哈哈------”

杨臣大笑中竟向九碑下的陈禅走去,看样子是存了将陈禅悟道打断的心思。

“不过,我看你敢不敢对我出剑!”

杨臣的声音瞬间变的森寒无比,瞬间至陈禅身后,一指点向陈禅后脑。

“轰!”

青寒剑在薛青梧驱使下化作寒光,后发先至,一剑刺向杨臣。

便在这时,一道温和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杨臣的耳侧。

“你这一指落下来,我可是要废了呀!”

“既然你想废了我,那就莫怪我废了你!”陈禅的声音到最后已经化作了汹涌雷声。

一根手指被他轻飘飘的点了出来,轰然间撞在杨臣的指尖,随后长驱直入,重重击在杨臣胸口。

杨臣竟在瞬间吐血后退,不可置信道:“碎星---碎星指!”

“你竟然顿悟了第九碑中的碎星指!”

杨臣话落,悟道碑林顿时响起了喧嚣。

“他竟然真的顿悟了。”

“而且还是一个内门弟子。”

“------”

薛青梧见陈禅醒来,收了青寒剑。

“滚!”

陈禅淡淡道。

杨臣面色顿时羞怒不已,自己竟然被一个外门弟子如此折辱?

“你竟然敢如此对我说话,你是在找死。”杨臣的目光变得阴寒无比。

“我说,让你滚!”陈禅重复,薛青梧向前一步,犀利的气息如同手中青寒剑。

“找死!”杨臣之前大意才会被陈禅所伤,如今他一震怒,脑后便有九大旋涡骤然生成。

九大旋涡一生成,杨臣身上顿时发出一阵可怕的气息。

“你这蝼蚁,喂马小厮,竟然敢伤我,你在找死!杀!”

杨臣的气势变得无比爆裂,拳随着怒火涌出,如同涛浪,将要将陈禅淹没。

薛青梧手中青寒剑顿时散发出强烈的寒光,她欲出手,却被陈禅的眼神制止。

“大道至简,这拳不过是花架子。”

陈禅的目中隐有极淡的光芒出现,杨臣的招式在他眼中放慢再放慢。

凡是招式,必有破绽。

这是陈禅所修大道至简法的第一页上所写,刚刚于碎星碑前,陈禅除了悟得碎星指,对于前世所修之法亦有精进,他如今已是四境,已经达到修行大道至简法的要求。

碎星指,还是碎星指。

杨臣的目中流露出不屑,之前不过大意才会被其所伤,如今九门洞开,元气滚滚,这碎星指根本就无法冲破自己的防御,但令杨臣惊讶的是,肘间忽然传来一道强烈的疼痛,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便听到一声咔嚓脆响,随后那痛苦便侵入脑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神豪从小卖部开始签到 我有一颗万宝树 仙穹彼岸 穿梭两界:我携带的物品能变强 东京成神从浴室开始 农家辣娘子有空间